1107-1108【新瓶或舊酒—年輕人類學者的視角】

年輕人類學者做為一個集體標籤,除了世代的印記之外,有沒有其他的意義?人類學作為一個成熟的學科,其知識和理論一定是不斷的累積和演化的;同時人類學又是深具時代意涵的學科,從學科史上我們可以看到人類學者在當代重要問題論辯上從不缺席。因此,我們認為捕捉某種當代的集體知識狀態是件重要的工作。在表面上,年輕人類學者很顯然的符合上述的想法,做為一個世代,他們既是有傳承,領受到一百多年來各式各樣人類學理論的薰陶;同時他們又必須有創新,把他們所傳承的理論置入到他們所處的時代情境,因而重新詮釋甚至翻轉既有的知識和理論。然而當我們更仔細的想,這樣的直線知識和理論的演化觀,到底意味著甚麼? 這樣的演化觀對於身處其中的年輕人類學者的意義又是甚麼? 或許某一代的集體知識狀態會挑戰我們原來所有的直線知識和理論的演化觀? 最後說起來,年輕人類學者的集合起來討論應該不會只是一個斷代傳承的問題,它更會是知識社會學的探討。

基於此,年輕人類學者的集體知識產出需要經驗性研究的累積,以作為下一步知識社會學建構的基礎。一直以來台灣人類學界不乏主題性的學術研討會,但是尚缺此類型的會議。作為台灣最年輕的人類學教學機構的暨南國際大學人類學研究所(從103年8月整併為東南亞學系碩士班),我們一方面試圖藉此年輕人類學者集合研討的學術會議創造一個繼往開來的場合,另一方面藉此讓比較缺少人類學刺激的中部年輕學生有一個相對接近的學習榜樣。我們邀請了九位剛拿到人類學博士學位五年之內的學者與會,有的還在從事博士後研究,有的剛任職助理教授,大家雖然從自己的研究開始,不過目標是討論出未來能夠合作開創的議題。如果這些與會者未來都還是會在台灣人類學界互動二十年以上,那麼在他們學術生涯剛起步時的這個研討會也將會是未來台灣人類學知識發展可以參考的一個點。

 

*詳細活動資料請見以下網站:請點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