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logo

線上訪客

現在有 9 訪客 在線上

矽創電子 陳鐘沅資深經理 列印 E-mail
102學年度國立暨南國際大學首屆傑出校友專輯

 

國立暨南國際大學首屆傑出校友:陳鐘沅 先生

本校畢業年份及系所:中華民國99年1月電機工程學系博士班畢業

個人經歷: 其樂達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工程師

      國立暨南國際大學 兼任助理教授

      矽創電子股份有限公司 資深經理

 

alt

 

得獎感言:

  首先,必須先誠摯的感謝蘇校長及傑出校友遴選委員會,頒發國立暨南國際大學校友的最高榮譽「傑出校友獎座」,國立暨南國際大學的傑出校友遴選,是對個人於學術上及社會貢獻上的重新檢視,這次鐘沅能榮獲「傑出校友」,在此,要特別感謝我的指導教授孫台平教授、電機系林容杉主任、和所有科技學院先進的指導與支持,更要感謝蘇校長及傑出校友遴選委員會的青睞與肯定。

 

  於國立暨南國際大學求學的日子,感謝眾位師長的悉心教導使我得以一窺電機領域的深奧,不時的討論並指點我正確的方向,使我在這些年中獲益匪淺,師長們對學問的嚴謹更是我輩學習的典範。

 

  傑出校友是鼓勵,也是壓力,鞭策鐘沅不斷於專業領域創新超越並持續對社會奉獻一己之心力。鐘沅也將持續秉持「誠樸弘毅、務本致用」的國立暨南國際大學教育理念,努力貢獻一己之心力讓社會更加美好。最後,再次感謝大家的肯定與支持,謝謝大家!祝福大家身心健康、萬事如意!

 

 

成長及求學經歷:

  民國68年3月8日,在當時臺灣省臺南縣善化鎮的某婦產科診所裡,我幸運的來到這美麗的世界,為何有幸運的說法?根據父親及母親的敘述,在我正準備出來探索這世界時(即母親開始生產陣痛時),醫生發現母親有胎位不正現象,但父親當下覺得應該不可能並與醫生爭辯,因當時父親皆按時陪著母親前往當時地區的衛生所進行產檢,報告皆是一切正常,但醫生十分確定,並希望父親決定是在該婦產科生產或是馬上前往臺南醫院(當時臺南最大且最完善的醫院)生產,父親一來是不相信,再者覺得如貿然前往台南醫院,途中變數可能過多,所以決定於該婦產科生產,但因父親心中存疑,所以當時陪著母親一起進產房;當然,專業人仕的說法必定有一定程度的公信力,因為確實胎位不正,且母親在完成產程後(即我出生時),醫生抱出我時,父親說我已經沒有任何動作或反應,且拍打皆無效,於該危急的情況下,醫生請護士馬上去拿強心劑注射,小嬰兒才開始有反應,因此說我是幸運的來到這美麗的世界,應該十分符合真實情況;後來在我的成長歷程中,父親及母親一直拿此事調侃我,嬉笑我個性太好玩,喜歡到處翻滾玩耍,致使胎位不正,但其實我出生的過程,著實讓父親及母親飽受驚嚇,我一直猜想父親的感受應該十分強烈,因爾後回想小時候成長的種種過程,發現父親對我的教導,對比於哥哥,著實有比較高的容忍度,雖不至到溺愛程度,但我被處罰的次數明顯比哥哥少上許多,當然也有可能是傳統家庭對長子的期望較高!

 

  學齡前,因父親與母親工作的需求,我與哥哥皆在爺爺與奶奶的照顧下長大,爺爺與奶奶居住在當時臺南縣的南化鄉,算是十分鄉下的地方,且爺爺與奶奶是務農維生的,所以我與哥哥可以說就是在鄉下玩耍長大,待準備就讀小學前兩年才由父母親接回同住照顧並就學。於鄉下地區,一般家長不見得對小朋友的教育有比較多的投資,而我父親及母親出社會後,深受學歷不足所苦(父親為國中學歷,母親為小學學歷),反而對家庭小孩的教育有比較多的投資,因此小學成績算是名列前茅,爾後上國中後,因當時有所謂能力分班,所以競爭也變的較激烈了,於此求學環境下,第一次明顯感受到升學的壓力(高中聯考),所幸心態調適的不錯,成績也還算升學班上的中等;爾後進入高中,大學聯考明顯地讓求學壓力變更重,且此時開始迷上打籃球,所以成績可說是平平;可預期地,大學聯考的成績並不顯眼,著實讓我開始思考是否需要再投資一年補習以得到較高的成績,當下心裡想著重考,所以那大學聯考的志願序我就亂填一通了!

 

  這一幕幕場景,父親皆看在眼裡,他於大學聯考的志願序繳交的前一晚與我深談,並了解我的想法與徬徨,或者也可以說是一種逃避的心態吧!父親主要是告訴我不要隨意就放棄一件事甚至是輕易就下了一個未來會後悔決定,重考一年或許可以得到較高成績甚而進入較好的學校就讀,但未來的事沒有人可以預測,父親認為多一年時間的大學重考代表的是慢一年的時間邁入社會或者是職場,父親在當時認為大學是進入社會或者是職場的基本門票,並非人生最後的結果,而是另一段人生的起點,父親勸我不要多花一年時間大學重考而應及早進入大學才是,當時的我,徬徨跟逃避的心態占了大多數,我也不清楚我要的是甚麼,當時也就接受父親的建議,並請父親幫我重填了大學的志願序,因為我的成績並不突出,所以父親採取選系不選校的邏輯,將各校的電子或電機系全排在第一順位,最後放榜的結果就是「中原大學電子系」,也就開始我的「電子人生」。後來我與父親再次討論此事,為何他會將各校的電子及電機排在第一順位?父親說他在當時也不知道甚麼是電子及電機,只是看到每天報紙幾乎都有台積電(TSMC)及聯電(UMC)的消息,且發現這些人的學歷都非常高,甚至是從國外留學回來的博士,父親當時覺得這是門檻相當高的領域,且好像又與個人電腦產業(PC)密切相關,而父親本身是從事紡織業,他當時正在幫其服務公司增購設置可電腦控制的紡織機台以增加效率並降低成本,所以他就幫我將各校的電子或電機系全排在第一順位。而後又曾詢問過父親,當時聯考最後放榜的結果是「中原大學電子系」,一間私立的大學,理所當然學費是較高的,難道不會覺得猶豫嗎?父親的給我的回答十分經典,也一直影響我至今,父親跟我說: 「若你能花錢買到時間,這交易划算嗎?」,父親他認為十分划算,父親說他在幫他兒子買到提早進入未來職場的時間。

 

alt

 

  進入大學後,一切突然變得相當自由,「是否要學習」或是「要學習甚麼」幾乎都由自己決定,有部分同學於大一時過不了這關卡而被退學了;大學二年級及三年級的專業課程讓我感受到相對較大的壓力外,也讓我感受到十分的迷惘,完全不知道這些專業課程要如何應用在實務上,也不知道電子產業到底需要哪些知識,我也曾經於大學二年級結束的該次暑假,與同學相約前往中壢工業區去應徵電子測試工讀生,但工作內容就是將一大堆相同的電路板的於一特定的測試機臺上進行電路板是否有短路或是開路,及是否符合機臺設定的電子回路,測試通過就擺左邊架子,測試不通過就擺右邊架子,詢問過當時帶領我們這些工讀生的組長,請問他這個測試原理是甚麼,答案幾乎都是「這些條件都是客戶設定的,我們就是照著設定測試」,不知道是因為當時專業程度還不夠還是有其他原因,總覺這好像不是我要的答案,這樣一個暑假就過去了,事後回想真的有浪費時間的感覺;於大學三年級下學期,此時遇到一位大我二屆的吳哲銘學長;因吳哲銘學長的個性十分積極,當時電子系辦常邀請外賓於學期間來系所演講,恰巧有位從事積體電路設計公司(IC Design House)的天時電子侯天發總經理也是中原大學畢業,當時侯總經理應邀來電子系辦演講積體電路設計公司的產品及其研發內容,吳哲銘學長當時十分有興趣,所以與侯總經理深談,進而侯總經理聘請吳哲銘學長於該公司工讀,並且教導吳學長相關實務知識,一學期後,也就是當時我大學三年級下學期,吳學長亦詢問我是否有意願一同前往學習,在經侯總經理的同意後,我於大學三年級下學期的空閒時間,開始前往新竹的天時電子學習積體電路設計相關的基本技能,當時時間的分配主要是星期五晚上至隔週的星期一上午在新竹的天時電子學習積體電路設計相關,而星期一下午回到桃園中壢的中原大學繼續上課,在學習期間晚上休息及盥洗相關皆在公司(天時電子)打理,這樣持續了約莫一年的時間;在這一年的時間裡,侯總經理十分照顧學弟地提供天時電子的相關資源讓我學習,讓我慢慢摸索積體電路相關知識,又介紹一位資深顧問楊文福先生與我認識,並教導我更進階的電子電路設計知識;在這一年的時間裡,我完成了一份有關電子電路領域相關的大學專題,亦用該專題推薦甄試元智大學電機所;就在這一年的寶貴經驗裡,我對大學二年級及三年級的專業課程有更深層的了解,更清楚知道該些專業課程的應用,基於楊文福先生的教導,他曾提醒我半導體元件的了解對電路設計有十二萬分的助益,也因為這個建議,讓我完成了一份有關半導體感測器領域相關的大學專題,並以此份大學專題推薦甄試中原大學電子所,並讓我有幸遇到念博士班的指導教授-孫台平教授;在中原大學電子系裡,為了能學習半導體元件相關知識並能搭配電子電路設計,當時希望能有榮幸進入熊慎幹教授的研究團隊來學習並完成於半導體元件相關的大學專題,而後經熊教授的首肯,終於讓我有榮幸能進入這個研究團隊學習,為甚麼稱這是熊教授的研究團隊,因為該研究室除了熊教授外,還包含周榮泉教授以及孫台平教授;熊教授對半導體的宏觀視野及見解,以及周教授對學術的嚴謹,再加上孫台平教授的半導體感測器研究及其讀出電路設計,讓一位大學四年級的學生著實的大開眼界,讓我更了解電子領域的博大精深,也奠立想往上繼續求學的決心。

 

alt

 

  在研究所的選擇上,我當時決定想以積體電路設計為主軸,因個人對電路設計相關比較有興趣,並希望能再更進一步了解積體電路設計的相關技術,在與父母親討論過後,並認知我的父母親皆是贊成繼續往上求學,所以於當下就決定前往元智大學電機所就讀,並有幸能進入吳紹懋教授的研究室修習碩士班學業,在研究所的一年級時間,大部分皆以修課為主要事項,並跟隨實驗室學長學習更進階的電路設計技巧及電路相關驗證能力,以可避免因基本技能不足使研究所二年級後的論文研究無法順利進行;而在第一年的研究所學習歷程中,最值得回味的,莫過於每個星期二的早上需起個大早,從中壢火車站搭早上六點半的電車前往臺灣大學電機所旁聽汪重光教授的一門積體電路設計課程,以加強本身對積體電路設計的能力;我個人猜想,對臺灣的每一個研究生來說,最有趣的研究所歷程莫過於二年級的論文研究及撰寫;因我跟隨的指導教授吳紹懋教授是留學美國的博士,所以教授帶領我們做研究的方法十分美式,實驗室的同學需一起與教授討論論文架構及其實現的方法,每位同學必須提出自己的意見及可能解決問題的方法,待實驗室同學皆闡述完畢後,教授接著提出自己的意見及方法,所以在這種討論的氛圍下,幾乎同學們的問題都有辦法解決或是實驗進行下一步驟,不致使研究論文停擺,且也都會相對同學的論文方向及架構有一定程度的了解,因此學習歷程相對快速許多,因為實驗室的同學們在另一角度上看起來就是自己顧問團!不過,該方法的後遺症就顯而易見了,因為同學們是一起討論,也都會有可能的研究或實現方法,所以每位同學的論文範圍及論文深度就越來越大,想當然論文壓力也就相對增大起來,二年級的論文研究及撰寫令我最印象深的事情是「幾乎研究所二年級下學期的晚上都是睡實驗室」,且實驗室還有準備躺椅睡覺,因為晚上都在等待工作站電腦的模擬結果,如果不符合預期,會馬上進行下一個方法的模擬,以期能快速修正錯誤的參數進而得到正確的研究結果,因此在學校外租的套房幾乎只是於傍晚時回去盥洗一下,接著就馬上回實驗室進行電路設計與模擬了。對我來說,這真是一個難得的經歷,只有讀研究所才能獲得的歷練,如何與同伴分享知識與成果,如何去解決問題,以及對事情不放棄的毅力,皆在此時有深刻的體認!也因為喜歡這個歷練的過程,所以當時就萌發出想繼續做研究的念頭,開始準備報考博士班了!

 

  在準備博士班報考這段時間,楊文福先生的寶貴建議「半導體元件的了解對電路設計有十二萬分的助益」一直在耳邊響起,也就自然而然的衷心希望能有機會進入國立暨南國際大學科技學院電機所孫台平教授的研究室進行攻讀博士學位,因為孫台平教授的半導體感測器研究及其讀出電路設計,讓我著實的在大學第四年時大開眼界。在如願進入國立暨南國際大學後,我亦順利加入孫台平教授的研究室,博士班第一年的時間,如同在研究所的一年級一樣,大部分皆以修課為主要事項,並積極準備博士班資格考;於博士班就讀的第二年,電機系辦給予電機系在校博士班學生一個教學相長的機會,電機系規劃在校博士班學生可以兼任電機系實驗課程相關的兼任講師,這對我們博士班的學生來說是一個十分好的歷練,畢竟所謂的真正了解一電路原理,除了本身很會解題外,另一個是如何讓你所知道的電路原理講解讓其他人明白,若透過你的講解讓學生明白該電路的原理並利用實驗驗證該原理,我個人覺得這才是真正的明白該電路,所以我十分感謝當時電機系對我們這群博士班學生的規劃及栽培,這的確是十分難得的一個經驗,也在過程達到教學相長的目的,甚至成就感十足,此外在博士班就讀的第二年也發生一件影響我觀念的事情,當時國立暨南國際大學的教務長蘇玉龍教授(即今日國立暨南國際大學校長),帶著當時科技學院的博士班前往中興大學的貴重儀器中心參訪,平心而論,當時我並非對每台儀器都十分清楚其真正的功用,所以大概就知道這邊許多貴重儀器,而且大概知道透過當時蘇教務長的協調及溝通,暨南大學的學生來中興大學貴重儀器中心做實驗,中興大學貴重儀器中心會盡全力幫忙讓實驗的進行順暢,接著一位年輕教授出現了,尊稱蘇教務長為老師,蘇教務長點點頭而後對教務長自己在暨南大學的博士班學生說,該年輕教授是大他們幾屆的學長,而後緊接對該年輕教授說「當人家的學長要盡力照顧學弟,學弟的成功才是學長的榮耀」,這句話其實讓我感觸許多,我大概可以體會當時吳哲銘學長及侯天發總經理會因為我是他們在中原大學的學弟而比較照顧我,但更進一步的延伸「學弟的成功才是學長的榮耀」,這件事就沒想到過了,事實也應當是如此,如果我的學弟在事業上有所成就,那其實我們當學長的也是十分光榮的的一件事,那這好的學術或是事業基因就會一直延伸下去成為一正向循環,從A到A+就是這道理,當時心理想這是比知道這邊有哪些貴重儀器更有價值的收穫,而這重要觀念也就一直在我們這群學長、學弟們間傳遞,並十分感謝國立暨南國際大學蘇校長於當時的金玉良言;在博士班第三年時,於國立暨南國際大學學校修課已完成畢業學分數,並通過博士班資格考,且研討會論文點數在孫教授的指導下亦以達到博士班畢業的計算點數,此時哥哥決定前往北京大學攻讀碩士,哥哥在讀中山醫學院牙醫系時,在醫生的實習過程中對牙齒矯正研究產生興趣,在詢問該系的教授,有教授推薦哥哥前往北京大學醫學院就讀,哥哥亦被北京大學錄取,幾經考量,哥哥決定前往北京大學攻讀牙醫碩士班,此時我個人覺得該進入職場歷練,並減輕家裡經濟的負擔;當時與指導教授孫台平教授討論該議題,詢問孫教授是否可以先進入電子業界一段時間後再回來取得博士學位?出乎意料,孫教授贊成我的想法,孫教授認為有完整的業界經歷後再回頭審視這博士班所學的知識可以相得益彰,因為孫教授認為純理論不見得是業界所需求的,但是只會實現電路而不懂該電路工作原理也無法讓所設計的電路達到最佳效能,所以透過業界的歷練並再回頭審視所設計的電路並搭配理論分析,相信可以讓我學以致用也更有成就感,並可以讓工作更有效率;但孫教授對我有三個要求,第一,「不可以違反教育部及學校規定」;第二,「要注意自身安全」;第三,「遇到無法解決的問題要盡速通報」;也因為孫教授的宏觀視野、見解、及其胸襟,讓我繼大學第四年後的電子業界生活又重新開啟,相對於當時大學三年級時的學習心態,再次進入電子業界卻有著截然不同的心情,心理牢牢記住孫教授所提的「學以致用」。

 

alt  

 

  民國95年,因指導教授孫教授平時無私的理論教導及驗證,讓我順利再次進入電子業界,當時任職於其樂達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主要是負責三角積分數位對類比轉換器的設計與開發,該次找工作算是十分順利,因為畢竟我當時具博士班學生的身分,且還未當兵,有公司願意以工程師聘請我,對我來說意義非凡,推論在面試過程中的表現應符合其樂達該公司對該職位的需求,工作一年後(即民國96年),其樂達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與聯詠科技整併,聯詠科技為存續公司,而此時剛好實驗室的學弟推薦我至矽創電子股份有限公司任職,有因此未隨其樂達的同事一同整併進聯詠科技,在當時矽創電子以高級工程師職務聘請我任職,該份工作就一直持續至今。於矽創電子的第一年,從事的電路設計領域為液晶螢幕的驅動電路,過程中曾前往韓國一線國際品牌公司洽談電路相關規格,並進行研發,因工作成果或主管認同,所以於矽創電子的第二年(即民國97年),獲拔擢為副經理,並開始帶領一電路設計的小團隊從事新目標市場及規格的液晶螢幕驅動電路設計,於該年接獲電機系辦通知,國立暨南國際大學電機系願給我再次兼任系上實驗課程的機會,我覺得這可以說是刺激自己不斷進步的好機會,因為透過對學生的教導,可以讓自己更了解電路的確切工作原理,並活用在公司的專案上,與公司的研發長討論相關議題,研發長完全尊重我的決定,只要求不可因學校事務影響公司相關業務及工作,於是我又繼續有教學相長的歷練,讓我有不斷往前的動力;於矽創電子的第三年(即民國98年),鑒於投射式電容觸碰應用在市場的興起,公司成立電容觸碰晶片設計部門,又因博士班所學即為半導體感測器及其讀出電路相關領域,自然就被歸屬到該新設立部門,主要是從事設計電容觸碰晶片相關的研發,並於該年度獲拔擢為經理;於矽創電子的第四年(即民國99年),按學校規定,該年度是應是我於國立暨南國際大學博士班的最後一年,在電機系林主任及電機系辦行政人員的大力幫忙下,我於該年度順利畢業並取得電機系博士學位,取得博士學位後緊接而來就是一項義務的面對,服兵役的義務。幸運的是矽創電子每年皆有向國防部申請研發替代役的員額,而我又符合研發替代役的資格,所以當然就想直接於矽創電子服研發替代役,待與公司確認並向國防部申請核准後,接著就前往成功嶺受訓一個月,公司也還特定為了我幫忙辦了留職停薪的相關業務,待我成功嶺受訓完後,公司就馬上即安排復職,且同一時間就進入研發替代役的役期,如此兵役問題馬上獲得解決,這當然要十分感謝公司對我的幫忙、體諒、照顧、及安排,讓我能有如此的便利性,且更感謝公司對我的厚愛及信任,而後順利於民國102年於矽創電子服完研發替代役,並接到國防部的退伍令,至此兵役的義務完滿落幕。於民國103年(即今年),公司基於電容觸碰晶片的發展及相關廠商合作案的進行順利,於今年一月拔擢為資深經理。在電子電路設計這相關領域探索至今,不斷讓自己進步應該是在這產業生存的不二法門,而我一直很幸運的是有國立暨南國際大學當我最大的後援,透過對學生課程的教導,讓我不斷的思索及進步,並且在每個學期的過程,因授課需求,須每週回到母校教授學弟及學妹們實驗課程相關,也就是說其實我從未離開過學術的環境,這也讓我有不斷前進的動力,再加上指導教授孫台平教授的淵博知識,這些都是能讓我正面迎接工作上的種種挑戰的能量,也讓我樂於接受挑戰。

 

 

  而在學校件兼任講師的這幾年,可能學生知道我本身就在電子業界工作,所以幾乎每屆都會有電機系的學弟、學妹問我,「老師,工作要多久年收入才會破百(一百萬新臺幣)?」、「老師,書本上的內容在業界真的有用到嗎?」。我個人覺得這兩個問號其實環環相扣,又或可說本質上是同一個問題,針對第一個問號,我個人覺得這是一個非常實際且嚴肅的問題,但絕非市儈的想法,在社會氛圍壟罩在低氣壓地在討論22K/M(每月二萬二千新臺幣)的時候,國立暨南國際大學的學生的目標放在83.3K/M(每月八萬三千三百新臺幣,網稱833俱樂部),我心理當下由衷覺得是十分正面的,有這樣的想法才不枉費學校對學生的栽培,以及國家對學生的期待,那到底要工作多久才有機會?我個人的想法這是沒有標準答案的,與其問何時才能達到83.3K/M的薪資?那不如反問我們自己要做哪些努力才能達到83.3K/M的薪資,或是我們是否已經具備領83.3K/M的薪資的基本能力了,更需反問自己,我們是否具在校外競爭的能力,而這一切的答案都是在學校平時課堂的內容中,你對教科書的專業內容已經全盤了解並會活用了嗎?當我們已經會靈活運用時,我想那這兩個問號就都不存在了。

 

  在未來的職場道路上,我個人還在不斷的努力學習並往前進,也期盼在未來的道路上有更多暨大人的相互扶持及幫忙,最後,再次由衷感謝大家的肯定,謝謝大家!

alt

最近更新在 週四, 25 九月 2014 14:54
 

bottom
top
學務處職涯發展暨校友服務中心
電子郵件:casc@mail.ncnu.edu.tw,(049)2910960分機2381,2382,2383

bottom